《爱上哥哥的队友》白日梦·他 ^第3章^ 最新更新:2022-06-27 16:01:11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

  严浩翔摸了摸她的长发“不用急切长大,在哥哥这里,你永远都是需要可以哭,可以撒娇的小女孩,叫小熊我不介意的。”

  “长大了也好,大哥你都不知道,小清最近喜欢一个金发小姐姐,天天追人家身后,人家说对他这种连腹肌都没有的小孩不敢兴趣,他就开始疯狂健身….”

  “他是男孩子无所谓,但你不可以,你现在的注意力要在学习上,等到了大学再说谈恋爱的事情。”

  南宫艾拍着胸脯保证“放心,有这么完美的一帮哥哥们,我的审美标准被拔的无限高,起码在国外连达到你们一半的标准都寥寥无几。”

  “小唯哥哥,你的眼睛太好看了,我在国外那么多年,只见过你一双这么好看的明眸,哇,笑起来更是绝了!天下无双啊!”

  “你刚不是在饭桌上刚夸过我的月牙眼睛,你说我和丁哥的眼睛谁更好看?”宋亚轩也挤进来问。

  “小艾夸丁哥的眼睛好看,亚轩不乐意了,说小艾刚在吃饭时夸他的月牙眼睛,耀文也加入战局,真源也被搅进去了,小艾向我求救,他们把我轰出来了。”

  小心扣在贺峻霖的衬衣上“她会选你,毕竟我俩眼光有一部分非常相似,看,是不是很好看。”

  “不是蓝宝石,是非洲的欧珀,那你可要好好保管,是小艾特意找的原料,我和师傅沟通许久,才定制完成的。”

  听到那边的声音更大了“不能选贺儿,我们四个在你面前,他都不在这儿,不行,再选。”

  丁程鑫开口“算了,放过你一回,反正我没听到你夸亚轩的话,但你夸我的话他们都听到了,我不亏。”

  丁程鑫离开后,南宫艾看着眼前黑脸的三人只能挨个夸“小宋哥哥的眼睛是那种即使我满腹心事和难过,但是看到你弯弯的眉眼,什么负面情绪都没有了。”

  宋亚轩满意的离开,南宫艾看着身旁的张真源“张哥,因为认识你太久了,现在不是最初的惊艳,而是独一无二的舒适,倦鸟归巢的港湾。”

  他身体前倾,呼吸近在咫尺,南宫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的眼睛慢慢被笑意占据“我听到你咽口水了,这就是最好的回答。”

  回去的时候刘耀文忍不住摸了摸发热的耳朵…被丁程鑫嘲笑“耀文,你定力不行啊,妹妹夸你两句,你咋还脸红了?”

  回来房间给她拿个枕头,打开门却看到张真源将小姑娘抱起来,迅速转身退回房间,直到听到旁边的开门声响起…将枕头重新放回床上,看着今天拜托工作人员买的女生用品…低头自嘲的笑了笑 “马嘉祺,你为什么下意识要躲?”

  张真源主动犯错被罚下场,将小姑娘放到被窝里,忍不住捏了捏女孩嫩白的脸“真可爱。”

  一群人闹腾到一两点才结束,严浩翔问“真源今晚跟我和贺儿挤挤还是和丁哥挤?”

  去机场路上南宫艾一直抱着严浩翔胳膊念叨要注意胳膊,不要再受伤,七个人身体要健康,要快乐,不要在意外界评论,你们是最棒的。

  在临近机场时严浩翔抱住南宫艾“妹妹,在国外保护好自己,哥哥一直在这,不开心了就回来,我替你挨爸的责问,你不用担心,哥哥有了保护你的能力,知道吗?”

  南宫艾红着眼眶点点头,回头抱了抱张真源“张哥,你的善良要有锋芒,不开心的话可以分享给其他兄弟,不要一个人死扛。”

  回到宿舍的两人看到马嘉祺在收拾行李,马嘉祺告诉他们“一会儿要回郑州准备艺考了,其他四个去公司了,你俩也去吧。”

  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大人影,走到一旁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随便找了旁边的书,翻开阅读,还不错的内容,渐渐看进去了。

  讲述一个落魄男画家画了十几年的画,却没有一幅出彩,却因为爱上自己岳母家的女佣而灵感爆棚,画家用华丽色彩留住了女佣最美的一面,而这幅画,举世震惊,流芳百年。

  床上的身影许久才出声“亲爱的,有长进了!都敢跑到花国了。怎么?还不认命?做我未婚妻很丢脸蛋吗?”

  “好吧,我家亲爱的说话还是要听的,但我更喜欢欧斯这个名字。书好看吗?《戴宝石项链的少女》电影原稿。”

  合上书本,南宫艾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男人,他有着极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和锋利的眉骨,深陷的眼窝,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湛蓝的眼睛搭配的却是浅浅的双眼皮,大大的减轻了他凌厉的凶狠,跟他北美最久远神秘的珠宝家族继承人身份匹配的是被包裹在靛青色西装里的发达肌肉,随意放置的无名指上却清晰的看到斯洛文尼亚语和汉语拼音的神奇交合samo??ai

  男人目光柔和的仿佛一汪清澈的湖水在轻轻晃动,他开口解释“亲爱的,中文太难了,我深学了大半年还是有些听不懂。”

  “我们不只是校友,学妹这样的关系,我喜欢你,想做你的未婚夫以及未来丈夫,你看我的手指,这是我自己设计,自己纹的——唯爱,唯艾。”

  “我喜欢你就够了,你马上16岁了,我们可以先订婚,你太美好了要先在法律上属于我。”

  清澈的眼眸冷厉下来“你知道花国法定结婚年龄多少吗?女性20岁,男性22岁。你在这说16岁结婚?我还是未成年,你是要被判刑进监狱的。”

  欧斯不慌不忙的说“我在准备你移民的材料了,流程很快的,赶在你下个月生日前能处理好。”

  欧斯曼特,你清醒一点,我不喜欢你,不会答应你的求爱,更不会接受你结婚的荒唐要求。”

  男人笑起来“清还在地下室关着呢,大概只有昨天挂断你的电话后吃了一个三明治,连水都没有喝一口,哎,真是可怜啊。”

  南宫艾愤怒揪住他的西装“你把我哥怎么了?我来花国他完全不知情!为什么要这样伤害他!”

  欧斯却看透了她口不对心“亲爱的,你太慈祥了,身为麦克维尔拉罕家族的当家夫人,必须要狠一点!之前带你学的课程看来你是完全没有听进去啊!”

  “那不是我弟弟,是野种!连麦克维尔拉罕姓氏都没有的贱种,只有我!麦克维尔拉罕·欧斯曼特才是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所有人议论我都是残暴,凶狠,甚至有太多人以模仿我为荣,只有你,说我像某一个人。

  这是第一次我从别人身上找相似点,很新奇的经历,但是我发现无论是做事风格还是长相,身材,我没有一处像他。”

  南宫艾攥紧手心“我当时只是一晃眼。你不像他,一点都不像,他瘦的跟营养不良一样,你不说我都忘记这回事了。”

  欧斯不忍再逼她“亲爱的,你人生没有追求是因为你本就性格散漫,对于人心看的太透彻。不适合站在聚光灯下,任人评说,你会很受伤。”

  南宫艾深吸几口气“欧斯曼特,我做不到若无其事的看着其他人为我受伤,更不会因为你放了他就产生感激。

  “不可能的,你后面有无数眼睛在盯着你,你的属下在用生命追随你,你已经身不由己。”

  “是啊,所以我看到你很是羡慕,羡慕你懒散的性格,嫉妒你自由的灵魂,而我,想抓住你。”

  “如果喜欢一朵花,静静欣赏它每天不一样的美,还是把它摘回家看千篇一律的样子?”

  “而我会选择给它浇水施肥,让它更加茁壮成长,这就是我们两个对自由的区别,明白了吗?”

  “是啊,我是人,你却想禁锢我的灵魂,那我还是我吗?还是你喜欢在意的我吗?”

  “慢点开,给我和samo多些相处时光。亲爱的,要睡会吗?飞行时间很长。”

  “这本《戴宝石项链的少女》对油画的展开解读你喜欢吗?我觉得很美,少女与画家的暧昧丛生,你来我往的情感推拉,画家对少女的拯救与救赎原稿写的很好,电影呈现的太少了。

  “我的看法与你不同,我觉得很恶心,我看入迷的不是画家和少女的情爱,而是心疼与悲哀。”

  “为什么?少女虽然出身不好,但是有画家对她伸出援手,解救了她…最后她也嫁给另一个同龄人啊,很圆满了,是难过最后没有嫁给画家吗?”

  “我是心疼画家的妻子,十几年的辛苦付出,替他养大了六个孩子,自己和孩子不敢吃,不敢穿。

  “可是最后画家举世闻名,他妻子肯定也身份尊贵起来啊,就不会有穷困的情况啊。”

  “欧斯曼特,你知道一个女人带六个孩子有多艰难吗?画家爱她吗?大抵是不爱的,因为画家从来没有为妻子画过一幅画,那当妻子听到别人对画的赞扬该有多难过?

  “那少女呢?画家不爱少女,怎么会在得知少女结婚,偷偷将妻子最珍爱的宝石项链送给少女?”

  欧斯叹气“我喜欢你,会倾尽所有对你好。即使不喜欢你了,我可以给你顶级的物质条件。

  我可以签婚前协议,如果不爱了,会放你离开。可以带走我一半的身家,即使只有一半,也是百亿美元,我今年会接手家族,只会更多…”

  南宫清身上被上过药后送回家。躺在家里的床上,有种不真实感,自从前天在同学家里被他找到就关到地下室,受到那个狠厉的男人无尽的盘问“小艾在花国除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和舅舅,还和什么人关系密切?”

  死咬着不松口,被关起来饿,第二天开始他有些焦急的狂怒,开始用电击,避开可能露出的四肢和脸,南宫清就知道,他急了,妹妹成功逃脱了。

  直到自己的手机被外面的人拿过来“少爷,是花国的通话,来电是南宫小姐的哥哥所在组合成员,和南宫小姐从小就认识。”

  南宫清断断续续的听不太清,挣扎着想告诉小艾不要回来,直到男人说了一句“你跑不掉的,亲爱的。”

  对面的声音笑起来“不然呢?她说她自己偷跑的,之后有钢琴比赛,要闭关专心练习。怎么?你俩吵架啦?”

  “没有,只是意见不统一,我同学找我野营,我就出发了。那张哥你忙,等之后再细聊。”

  “南宫清,你怎么回事?让妹妹一个人深夜到了北京,行李什么的都丢了,手机也碎了,要不是我朋友在北京,让小艾怎么办?深夜冬天的街头,她自己一个人,你是怎么做哥哥的?”

  一旁的马嘉祺和丁程鑫过来安抚炸毛的严浩翔,却被严浩翔推开,贺峻霖不放心跟去了旁边的空房间。

  几人隔着墙都能听到严浩翔的怒意,三人面面相觑,张真源只能解释“是小艾的龙凤胎哥哥——南宫清,他说他和小艾意见不和,他自己去野营了…

  小艾谁都没有告知,自己从温哥华飞了十几个小时跑来了北京,小艾回去也没告诉他,也没让人接机。”

  贺峻霖走过去拍拍严浩翔后背安抚他,严浩翔一个转身将人搂进怀里,声音开始降下来“小清,和南宫阿姨商量一下,你们转回北京上学吧,小艾这次回来,抱着我就哭,问她也不说,只说之后要长时间闭关失联,所以才偷跑回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