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前哨的中亚如何变成伊斯兰文化的外围背后是唐的决定

  中国古代对于西域和中亚的影响与控制始于西汉时期,从那时开始,中亚就开始深受中华文化的影响,成为中华文化在西边的前哨基地,同东南亚的越南、东北亚的朝鲜、日本一起逐渐成为中华文化圈中的一部分,但后来,中亚及西域又为何成为了伊斯兰文化的外围的呢?

  在古代,无论是从路程还是从后勤补给来看,西域对于地处中原的封建王朝而言,都是一个鞭长莫及的边陲之地。

  最初的汉朝,既包括西汉和东汉两个朝代,其对于西域的影响与控制,经历了最初以通商、互派使节的方式进行,到后来设立都护府和派驻军队进行管理。

  这一过程虽然表明了汉朝中央对于西域控制的加强,但对比与汉王朝直接控制的其他地区而言,仍然显得松散。

  当地不仅有代表汉朝中央朝廷的都护府和驻军,更有数十个独立王国,他们在军事、财政、人口、税收等方面保持独立,从实际意义上讲,处于匈奴与汉朝两大军事集团中间的他们,更像是汉朝的保护国,而不是直属地。

  这种模式一直延续到了唐朝,其优点在于可以团结当地力量,缩短自己的后勤补给线路;其缺点在于一旦中原王朝内部生变,这些驻扎于西域边陲的士兵就将成为弃子,从根本上讲,这种方式依赖于一个强大的中央王朝的支撑。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在西汉末年和东汉末年,一直到三国和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王朝不仅无力控制远在边陲的西域,甚至连维护稳定的中原都难以做到。

  但我们必须注意到的是,在这些混乱的时期里,中原王朝是出于实力不济的原因不能加强对西域的控制,而非出于自愿放弃的。这两者之间具有极大的区别。

  前者的被迫原因,让封建王朝统治者在内心深处仍然默认西域是王朝的固有属地,只是时间不能确定而已,在这期间,王朝对于西域的各种文化影响从没有间断过;而后者的主动放弃,则意味着已经不将其作为自己潜在战略的一部分,特别是外有强敌之时。

  经历了数百年战乱与分裂的中原王朝,终于在隋唐时期重新完成统一,唐朝将自己比喻为是汉朝的忠实继承者,这种继承既体现在文化上,也体现在领土上。

  于是唐朝大军西征,重新收回了西域,并且将触觉延伸到了与波斯,今伊朗交界的地方。这是唐朝,也是中华历史上最为强盛的一个朝代,而此时在大陆另一边的西亚,一种新的宗教文明,伊斯兰文明支撑下的阿拉伯帝国正在崛起,那时的唐朝将其称为—大食。

  向西扩张的大唐与向东扩张的大食,迟早会在中亚这个两个文明的中间地带相遇。

  在公元七世纪时,大食已经基本消灭了波斯等中亚边界地区的小国,并且开始建立东进的前进基地。

  公元751年,大食军队与唐朝军队在中亚的塔刺河相遇,双方经过激战以后,唐军惨败。

  但这一战役对于大食与唐朝而言都不是决定性的一战,而仅仅局限于先头部队的初次交锋,胜利一方没有多大的战利品,失败的一方也没有多大的损失。

  安史之乱发生后,为了拱卫京师,叛乱,原本驻扎于甘肃、宁夏等地的驻军被紧急征召回内地,而处于塔里木盆地和准葛尔盆地的驻军,则因为河西走廊被吐蕃占领,既不能回到内地,又不能取得内地支援,向西扩张,在这种情况下,位于中亚和西域的唐军成为一支孤军,再也难以与大食对抗,更不能西进去干预中亚事务,大食却借机牢牢的巩固了他们在中亚的势力。

  公元842年时,危害唐朝半壁江山的安史之乱早已被平息,帝国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而上天送给唐朝的不止这一个礼物,在那一年,对唐朝西部边界有威胁的吐蕃国灭亡了,随后吐蕃放弃了对河西走廊的控制,撤出了甘肃。

  此刻,对于唐帝国而言,完全可以效仿在西汉废墟上建立的东汉一样,重整旗鼓,再次向西域和中亚进发,以巩固华夏文化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

  然而最终唐帝国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决定,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下,唐帝国不打算收复之前远在西域,甚至是中亚的领土,即使是象征性的使节也不愿意派驻,这一决定直接导致了伊斯兰文化的再次扩张和华夏文化的收缩。

  唐帝国的这一决定之后,包括甘肃在内的西北大片地区处于无皇权影响的真空期,深受伊斯兰文化影响的回鹘、突厥、阿拉伯人相继进入这些地区,伊斯兰文化得到宣扬。

  而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里,唐朝的分崩离析和宋朝的羸弱,中原王朝再难以将政治和文化影响的触角延伸到中亚,让其成为华夏文化的前哨站,相反,经过几个世纪的沉淀,们逐渐建立了从伊朗到甘肃的伊斯兰文化的外围地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