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罗兴亚人问题本质是极端

  罗兴亚人的危机,主要是这几年才爆发,在此之前,罗兴亚人所在的若开邦,早已有若开邦罗兴亚人的组织,个别总部在伦敦,与英国外交系统及英国的非政府组织关系密切。

  这些组织要求在缅甸实行若开邦自治,类似缅甸周边山区的少数民族组织一样,差别是,以往可没有能与缅甸军对抗的地方武装力量。

  罗兴亚人包括若开邦的土著,但更多是英国殖民地时代,从当时的印度(包括今天孟加拉国)移居而来,也不尽是徒,也有部分印度教徒。

  缅甸以至印支半岛和印度次大陆,从来不是依今天的国境划分,民族迁移、王国征战都很频繁。欧洲殖民主义到来,英法分割东南亚与南亚,使当地的民族更加混杂。在这样的区域与历史背景下(也包括印度,当地也是众邦林立,并不统一),强调民族主义纯粹是政治争权。

  缅甸民主化的最大难题,是民族融和,国家团结统一。但长期以来,外国势力培养支持的山区民族独立武装运动,却变相形成最大的阻力。这次若开邦的罗兴亚人危机,也是突然而来,有众多的外国非政府组织(实质是欧美各国外交部和大使馆直接资助和间接指挥)介入。

  缅甸政府军或有过激的,这使昂山素季正在艰苦地说服山区地方民族势力,与中央政府达成停火及和平协议之时,更加焦头烂额。

  缅甸罗兴亚人危机的最大威胁,不是罗兴亚人的人道主义问题,而是地方武装势力与极端主义结合的可能性。

  若开邦罗兴亚人的独立武装,从来是势单力薄,其领导及总部远设于伦敦,不像山区民族武装,坚持在当地斗争,也有群众支持。但为什么在去年,开始突然活跃,并有足够力量袭击政府呢?关键是源于沙特阿拉伯的新组织。

  从最近的事态来看,欧美非政府组织介入,欧美政府与媒体批评缅甸政府,国家与组织声援。

  令人担心的是,会不会是沙特阿拉伯,长期在小区资助的瓦哈比极端宗教主义正在介入呢?

  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以其石油美元,在国家推动瓦哈比主义的散布,因此成就了众多的极端宗教组织,成为美国非正式战争的工具,从阿盖德到伊斯兰国(IS),乃至埃及、北非的有关组织都是。

  最近,IS在叙利亚、伊拉克败退,已有迹象显示,美国正护送残余分子,转战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其中来自新疆的东突分子,已出现在泰国。

  缅甸山区武装势力不是徒,也正与昂山素季为首的缅甸政府进行谈判,进度良好,它们不可能给瓦哈比派极端庇护,或与之合作。

  罗兴亚人处境困难,或许便是沙特阿拉伯与美国(当然还有英国)合力建立IS新战场的好机会。

  中国封锁与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接壤边境,在泰国与军方政府合作,都是为了堵截IS的入侵,那么,缅甸会不会成为缺口呢?

  看过这个文章以后,你还要如上图所言,跟风西方媒体,要去拯救缅甸的罗新亚人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突发!基辅正遭遇第二波巨大爆炸,一枚导弹落在泽连斯基办公室附近,乌克兰第四大城市第聂伯罗也遭俄军攻击

  国家统计局:人口持续向沿海、沿江地区及内地城区集聚 东部人口比重比2010年上升了2.1个百分点

  Steam Deck评测,近乎完美的便携式游戏机,Switch的强劲对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